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香豔牌局

香豔牌局
在新家的老妈有一段时间几乎成爲附近男人的公妻。当然她也还是被迫的。事情要从老妈有一次被隔壁的姨丈强奸说起。姨丈是个退伍军人,在家无所事事,整天打麻将,靠老婆做买卖养家,他老婆常常到外地去进货。现在讲讲老妈被奸汙的过程


  那天,老妈去他们家借盐。现在想想,老妈实际又是主动送屄去给人家操的,而且操过一次以后就没完没了的一再被操。老妈去的时候他们家只有父子二人在家。老妈敲了敲门,姨丈光着上身,只穿一条内裤出来开门。老妈看着姨丈纹着青龙、肌肉结实的身体就有些心慌意乱,子宫颈一阵抽动。

一看是老妈,姨丈笑眯眯的让她进了屋,然后就把门关上了。一进去老妈就向他提出要点盐,姨丈拿了包盐给她。老妈接过来道了谢準备回家,姨丈却笑咪咪地说“坐一会聊聊天嘛”。

老妈心想:反正烧饭还早,就坐一会吧。时值盛夏,老妈穿得很单薄,薄纱的粉衬衣和白裙子,透过衬衣和裙子可以隐约看到白色的乳罩和粉红的内裤。

她的乳房本来就很大,高耸丰满的轮廓透过薄薄的纱衬衣看得很清楚,她那两颗饱满奶头的轮廓甚至透过乳罩的布料,凸在胸前,随着乳房晃动而上下跳动。衬衣的领口很低,袖口也很宽松,稍稍留心就可以从旁边或者背后偷窥她肩臂和胸腹雪白的肉,当她不小心弯腰时,从她的胸口甚至可以一睹她雪白丰满的乳房和绛红的奶头!老妈坐在姨丈旁边,没留心姨丈正盯着自己宽松的领口里看。

她一擡头,发现姨丈在偷看自己,意识到自己穿着不妥,脸一红,连忙站起来说:“时候不早,我回去了。”正要往外走,可是已经太迟了。


  姨丈一步跨到老妈面前挡住她的去路,抓住她的肩膀,象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她举起来扔到旁边的沙发上。她当时全身都软了,也不敢喊救命,怕被别的邻居听见,只是哀求“王大哥…让我走吧…”。她示弱的哀求和不敢声张的态度使姨丈顿时兽性大发,他粗鲁的把她双手别在背后,用绳子捆住,用胶带贴住她的嘴,虽然她根本不敢叫,然后一把扯开她胸前的衬衫,把紧紧包裹着她乳房的两个乳杯往上一撸,登时弹出她那两只雪白柔软的乳房和中间深深的乳沟,奶头暴露出来。

他儿子就在旁边看着。姨丈对儿子说“想不到柏惟他妈的奶头这麽大,比她的大多了!”她被迫他们父子面前裸露上身,早已经臊得满脸通红,心中后悔不叠,她的子宫却更频繁的抽动起来。

姨丈脱下裤衩,跨下的阳具早已经高高耸立。他把上身赤裸的她按倒在沙发里,自己骑在她雪白的肚皮上,把大黑阴茎夹在她双乳中间的乳沟里,硕大的龟头一直能碰到她的下巴。他用两只大手握住她的两个大奶子往中间挤,前后抽动阴茎。她双乳被揉捏的又痛又麻,却给她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感,尤其是乳沟中间来回抽动、越来越硬的阴茎,让她的心里和子宫壁都痒痒的。她的乳房不争气的胀大了,奶头也开始勃起。“你看她真是欠干,这麽快都开始发骚了,哈哈。”

姨丈用轻浮的语调跟儿子说,儿子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乳交进行了好一会儿,她的乳房被揉的红通通的。姨丈越来越快抽动着阴茎,忽然间黏乎乎的精液从马眼里喷出来,弄得她鼻孔上都是,她不得不张开嘴呼吸,姨丈顺势把正在喷射精液的肉棒一下伸到她张开的嘴里,她毫无防备,龟头一下子就插进他嘴里,热乎乎的精液喷在她喉咙里,弄得她几乎窒息。姨丈的龟头一直顶到她的咽部。男人生殖器的尿骚味和精液的腥味几乎让她要吐出来,但大龟头强烈的视觉沖击占据了她的大脑,让她的子宫开始收缩,感觉到黏液流出。老妈的眼泪同时下来了。


  姨丈的阴茎从她嘴里抽出时已经又有些勃起了。他掀开她的裙子,她阴部湿的地方已经透过粉红内裤。“看,这个欠干的婊子下面已经出水了!”她顿时感到无地自容,阴道和子宫壁又忍不住开始收缩,分泌出更多粘液。她的身体在期待着阴茎插入。姨丈把她的内裤脱下时没有遇到任何反抗,她甚至不自觉的擡起屁股,任由内裤滑落。她的裙子委屈的在腰部缩成一堆,就这样把她作爲女人的本钱:乳房、阴户和屁股完全暴露在父子俩眼前。

姨丈抱起她不知是因爲恐惧还是期待而酥软的身体,分开她匀称的大腿,龟头对準她早已湿润的阴道口“滋”的一声就插了进去,开始有滋有味的抽送。她全身颤抖着,坚硬的龟头摩擦阴道壁带来的阵阵受辱的快感撩拨着她肉体深处的欲望,让她呼吸困难,肌肉僵硬。姨丈已经射过一次,所以现在很持久。他时快时慢的抽送让她不能自已的呻吟起来。三分锺后他就把她送上第一次顶峰。她的第一次高潮持续了半分锺,然后姨丈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和力度,她颤抖得象风中的花瓣。

直到她第三次高潮,姨丈才满足的深深顶入,停止抽动,把精液一滴不剩全部射进她子宫里,射完又停了两分锺才慢慢把阴茎从她下体里抽出。她长出了一口气,疲惫的瘫软下来。姨丈把她的内裤扔在她脸上,淫笑着说“你的屄滋味还真不错。如果不想让你不想你老公知道的话,以后我要找你的时候你要随叫随到。你老公不在家时你的屄就归我用,哈哈!”老爸 经常出差在外面跑业务,老妈明白她今后很难摆脱这条色狼的纠缠和汙辱了。被蹂躏过的老妈呆呆的坐起来,木木的穿上内裤,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一句话也没说,失魂落魄的回家了。从此老妈就经常到姨丈家去,有时老爸 出差不在家,姨丈就会让老妈晚上去他家陪夜。姨丈有时甚至会到老妈家来。


  另一个常常玩弄老妈的男人是叔叔。叔叔四十多岁却一直没有家室,也没人肯嫁给他。叔叔跟姨丈很熟,经常在一起喝酒。开始是一个夏天的中午,叔叔和姨丈都喝高了,互相吹嘘玩过的女人,说着说着就说到老妈,姨丈说“你们吴怀斯的老婆我常常上的。我叫她来她不敢不来。这个贱屄,每次我都叫她给我吹喇叭,她那张嘴可真有两下呢…”在这之前,老光棍叔叔似乎没纠缠过老妈,也许是对同一单位的老爸 有所顾忌,而且他不知道老妈被老爸 以外的男人上过。姨丈的这一番话燃起了叔叔心里的欲火,喝完酒回到他的屋子里坐立不安,径直就往老妈家走来。

  那天家里只有老妈一个人。老妈正在房间里面午睡。她午睡的时候只是虚掩着房门。这样的好机会叔叔当然不会错过。他推门进来后,就回身把大门关上。叔叔看到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吊带睡裙在竹榻上睡得正香,露出雪白粉嫩的肩膀和大腿,透过衣服可以看见两颗黑黑的大奶头。叔叔凑到竹榻边,轻轻掀开她的睡裙,看见白色的内裤下面一个隆起的小丘,他拉开内裤,看到她秘处一从黑黑的阴毛,就再也忍不住了,脱掉裤衩就扑到她身上,擡起她的下体把内裤褪下。

她从睡梦中醒来坐起,发现自己睡裙被掀到胸口,内裤已经被扒到膝盖,一时惊得要叫起来。叔叔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别叫,别叫,叫起来大家不好看。”她认出是叔叔,又羞又恼的挣扎着想推开他,说“老叔,你在这做什麽,还不快出去。不怕我告诉老公吗?”

叔叔借着酒意,淫笑着说“你少给我装正经。你给姨丈那样的人吹喇叭,还当我不知道吗?只能瞒着老公啦。”她闻言就满面通红的呆在当场。叔叔趁势抚摸着她雪白的大腿,接着就把她睡裙的吊带往下撸。

她刚迟疑了一下,睡裙就被叔叔撸到腹部,她不由得用手去遮胸前露出的一对乳房。叔叔趁机擡起她的小腿,把她褪到膝盖的内裤扯下,然后不费力就分开她的双腿。叔叔抱住她的腰,勃起的阳具在她阴部摩擦着,坚硬的龟头顶着她的阴唇。

她半闭着眼睛不吭气,叔叔的阳具慢慢的插了进去,她轻轻哼了一声。叔叔的阴囊很快就和她的阴唇接吻了。房间里只听到她的竹榻有节奏的“咯吱咯吱”响。叔叔平时很少有机会跟女人亲近,平时看着女人走路的样子独自打飞机,一下看到平时熟悉的她衣服下的丰乳肥屄,又能够香玉满怀尽情享用,不由得忘情的拥着赤裸的她没命的拱。她的阴道在叔叔插入时就已经润湿了,她一边咒骂着自己的堕落,一边不知不觉开始迎合叔叔的抽插,这时候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就开始喷出来充满了她的子宫。

叔叔满足的伏在她赤裸的双乳之间直喘气。叔叔黑瘦的身体和她雪白的大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叔叔自从那次奸汙她得手后就常常纠缠她,在四周没人的时候遇到她,捏捏她的屁股是家常便饭。她从来不敢声张,而且可能觉得身子都被他玩过了,再反抗也没什麽意义,更让叔叔肆无忌惮起来。她单独在家的时候,叔叔就经常逮住机会奸汙她。


  这天下午叔叔又来到她家,二话不说扒光她的衣服干了起来。半个小时下来,叔叔仍趴在她身上尽情享用着她的肥屄,只见她被干得脸色潮红,双目紧闭,凸出的褐色的乳晕涨成深红色,长长的奶头更是高高勃起。

她受不了了,开始求饶了,她颤声说“老叔…求…求你…快…快射吧…我不行了…要…要给你干死了。”叔叔一面继续不停的抽插一面说“你这个…臭婊子…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今天…操死…你…这个…臭…婊子”她说“这礼拜…你…都…来了…三次了…还…不够…哪天…老公…突然…下班…回来…怎麽办”叔叔说“你这…臭婊子…也…害怕…被…发现…哼哼…”

叔叔停了一下,深吸了几口气,又继续开始抽插。过了一会儿,叔叔停止抽送,慢慢抽出沾满她黏液的阴茎。他歇了口气换了个体位又继续干起来。他得意的分开老妈的双腿,欣赏老妈正在被他奸淫的肥屄。老妈的阴道口有些红肿,黑黑的阴毛已经糊满了黏液。她的阴唇由于充血,红豔豔的,象鲜花一样绽开,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阴道口,里面的黏液还在向外涌。老妈坐起来,胸前一对大奶诱人的晃动着,发黑的奶头涨得象熟透的樱桃。叔叔嘻嘻笑着玩老妈的乳房,奶头一个被含在他嘴里吮吸,一个被捏在手指间肆意逗弄。老妈似乎在低声哀求着叔叔不要继续,她已经没劲了。

但是这更激起他的性欲。叔叔擡起老妈白胖的大腿向两边压,老妈无力的向后倒在床上,任他摆布。奸淫又开始了。叔叔把粗大的阴茎一下又一下的深深插入她的阴道,挤出的黏液流到竹榻上,又滴到地上。叔叔又抽送了一百多下,然后一阵几乎让竹榻散架的沖刺过后,他狠狠的顶着她的下体,阳具全根尽没在她的下身里,阴囊里的睾丸被一下下上提,把大量精液灌注在她的子宫里。射精持续了半分锺,叔叔才意犹未尽的从她阴道里退出已经疲软的阴茎,阴茎顶部还残留着乳白色的精液。他随后一边把阴茎伸进她的嘴里命令她舔,一边玩弄着她的两只乳房。她只能发出含糊的呻吟。在她的嘴里缓进劲的叔叔又干了一个多小时才乐颠颠的离开。


  这这后不久,一次,老妈甚至被叔叔带去他们牌友聚会的地方,供他那帮狐朋狗友玩弄和轮奸了!事情的起因是叔叔打麻将欠了他的四个牌友不少钱,前前后后一共有几万块,最多的一个人欠了两万多,最少的也有八千多。春节前夕大家逼着他还钱。叔叔根本不可能拿出这麽多钱来。

叔叔自从占有老妈以后就经常跟牌友们吹牛说老妈脱光衣服有多麽性感,尤其是她两腿间的屄肉又肥又嫩,能让男人欲仙欲死。老妈身上的皮肤很白嫩,没有什麽皱纹,胸前一对松软丰满的碗形乳房在颤动,象一切生育过的成熟妇女的一样,虽然有一些松,但是奶头还是向上翘。老妈的乳晕挺大,圆圆的,直径有五厘米,呈深褐色,乳晕中央是硕大凸出的球形奶头,奶头中间有一个明显的奶孔。

老妈的屁股同乳房一样柔软富有弹性,却比乳房更加硕大细腻,映衬着老妈娇嫩的肥穴,在性交时能令男人如醉如癡。牌友中有个叫方五的,也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光棍,当时出了个馊点子说让叔叔拿老妈来抵债。牌友四人中有的已经有家有室,但居然一致赞同,不愿意放过这样一个尝鲜的机会。叔叔很爽快的答应了,反正老妈又不是他的老婆。

  这天,叔叔就胡牌友们密谋好让他们享用老妈的肉体来抵债,他跟老妈说的是附近有一套朋友的房子现在空着没人住,不如去那里。老妈不知有诈,轻易上鈎了。叔叔的牌友们隐蔽在楼下,等进了那套房子,叔叔先剥光老妈衣服跟她发生了关系。完事后叔叔重新打开灯,埋伏在楼下的几个男人得到信号沖上楼来。

一丝不挂的老妈还没明白怎麽回事,面前就多了四个赤条条的男人。叔叔自己拿起老妈的衣服就溜出房间把门关上,任凭老妈无助的面对四个阳具翘得一个比一个高的男人。老妈当时就懵了,她还从来没见过这阵势,而且她刚被叔叔淫辱过的身子全身酥软,对于面前四个大男人根本无能爲力,只能听任他们摆布。刚开始叔叔在客厅里看电视,后来房间里男女交欢的响动慢慢大起来,叔叔开始坐不住了,也开门走进房间。老妈正被光棍方五压在身下,方五粗短的阳具每抽送几下就要滑出老妈的阴道口。阳具滑出的时候老妈的屁股就不由自主的轻轻扭动擡起。他们是按叔叔欠的钱多少排顺序的,叔叔欠光棍方五的钱最多,所以他先干。方五平时根本没机会碰女人,抓住机会把压抑多时的欲望发泄在老妈白嫩丰满的女性肉体上。方五干完以后其他几个男人一个接一个的扑上来。

老妈的生殖器第一次在如此短时间里轮番插入这麽多根长短粗细不一的阳具,很不适应,很快就红肿起来,粉嫩的屄肉往外翻,痛得老妈直叫唤。男人们毫不怜惜的继续抽插。一轮过后他们把老妈翻过身来,跪在床上,先把阳具插进老妈嘴里强迫她舔吸,然后一边从她翘起的屁股后插入阴道,一面抱住她的腰玩弄她晃动的乳房。老妈前后总是被两个人同时插入。叔叔先是看着,后来也忍不住脱裤子加入战团。第二轮过后,男人们都有些疲乏,老妈也瘫倒在床上,身下的床单湿了一大片。


  尽了兴的男人们把一丝不挂的老妈丢在卧室里,在客厅开始摆开麻将局。方五说:“大家打麻将就是爲了个乐子,与其算钱上的输赢不如拿女人作赌注。”其他人就笑他了,“你小子好,你的女人呢?”方五把他的主意说了:五个人中的四个打麻将,一个在一边休息。谁胡牌老妈就要跨坐在谁腿上,让他的肉棒随便插入阴道,这段时间里老妈就是他的,随他怎麽玩,直到另一个人胡牌爲止,但是如果他射精就马上换上在旁边休息的人。..

这个主意一出来,大家都说好,既能一起干女人,又能收放自如,玩得尽性。大家都赞同,叔叔自然也不反对,于是赤裸的老妈就被从卧室的床上拉起来,作爲“战利品”在麻将桌上流通,直到天亮。从那以后,叔叔和他的牌友们就轮流在各自的家里摆开香豔的麻将局,牌桌上自然少不了全裸的老妈。老妈每次都要被他们通宵玩弄。后来叔叔的牌友们甚至把自己的熟人朋友也带来参加牌局。


  一星期后,一次更大规模的‘香豔牌局’又开始了。那天,老爸 出差了。吃过晚饭,叔叔进了老妈家。他开始往方桌上铺毡子,然后把麻将盒找出来。这时候她进来了,只穿着一条内裤,上身完全赤裸着!她没有束缚的两只大奶头在上下跳动。她在沙发上坐下,叔叔打开电视,然后就坐在她身边,把手放在她乳房上揉捏,一边看电视一边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她只答不问,不主动开口,任凭他揉乳房。过了十几分锺,外面好象有人敲门,老妈马上从沙发上起来,到房间里去了。

叔叔出去开门,随后上来三个男的,都是三四十岁模样,有胖有瘦,是老爸他们单位的金科长、徐科长和舅舅。又过了一会儿,楼下又有人敲门。叔叔这次带上来两个中年男人。一个是表哥,一个是姑丈。在后来的半小时里又两次来人,前后一共来了四批一共九个人,加上叔叔一个是十个男人。他们不知什麽时候都纷纷把上衣脱了,光着膀子,就穿着裤子甚至内裤。

这时候四个男人围着方桌坐下来,叔叔已经到老妈房间去了。屋内的十双眼睛一起盯着门口。老妈出现在门口时,她身上穿着一件半透明的无袖圆领衫,里面没戴乳罩,黑黑的奶头隔着薄薄的布料看得很清楚,下身穿着一条长不及膝的粉红超短裙。她白晃晃的胳膊和大腿完全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也许是看到满满一房间男人的缘故,老妈明显有些慌张,在门口就怔住了,对叔叔说“今天…这麽多人?”

叔叔不说话,挎住老妈的腰推着她往里走。老妈上衣下雪白浑圆的乳房颤动着,她的子宫内壁一热,宫颈无意识的收缩了一下,阴道瞬时被黏液润湿,长长的黑奶头已经勃起。这样的场景已经出现过多次,对她来说不再陌生。参加牌局人数一次比一次多,她心里怦怦直跳,知道自己应该感到羞耻,但是身体的兴奋却一次比一次强烈。老妈站在牌桌旁边观战。


  第一副牌已经拿到各人手里,牌桌上的输赢才决定谁先享受面前这个丰满性感的少妇。这时候已经有人胡牌了,在衆人羡慕和嫉妒的眼光中,胜利者舅舅站起身来。舅舅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子,他脱掉西装短裤和内裤,露出丑陋疲软的阳具:今晚由这个阳具首先享用老妈的服务。


胡牌者重新坐到桌前,倒霉的点炮者起身让贤,旁边的人很快默契的选出一个坐下,桌上又传来哗哗的洗牌声。老妈不声不响的跪在舅舅旁边,把头埋到那人两腿中间,含住他的阳具开始爲他吹箫。舅舅一边盯着牌桌一边惬意的张开双腿,还故意用大腿外侧隔着衣服摩擦老妈的乳房。过了不到一分锺他对老妈说了一句什麽,老妈站起身,转过身去,从上往下解开胸前的扣子,然后把上衣脱下扔在大床上。

整个牌局暂停下来,所有的男人看着老妈赤裸的背,等着她转过身。老妈迟疑了一下,双手遮住乳房慢慢的转过身,然后在男人们火辣辣的眼光里放下双手,她那一对熟透的黑奶头骄傲的挺立着。在舅舅的催促下,老妈重新跪下来爲他吹箫,他也腾出一只抓牌的手捏弄着老妈诱人的奶头。他抓紧时间充分享受是有道理的,过了不到五分锺,另一个不认识的人就胡牌了,老妈下面就要转移阵地爲他服务了。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黑人,一看就是精力过剩的样子,他脱下裤子,阳具早已经是勃起了,老妈问他要不要吹,他说不用了,坐上来吧。老妈就擡起左腿刚想要跨坐在那人腿上,黑人一把搂过老妈,把手伸到她的超短裙下把她的裙子往上一掀,露出老妈雪白丰满的光屁股。

原来老妈裙子里面没穿内裤。他右手搂住她的腰,左手伸到她的阴部,大拇指和食指揉撚阴蒂,中指和无名指熟练的插进她的阴道。受到突然袭击的老妈不由得惊叫一声,黑人淫笑着跟大家宣布“这婊子下面已经湿了”。在男人们的哄笑声中,黑人把老妈的裙子掀到腰以上,露出她赤裸的下身,双手抱住老妈的胯部,黑红的龟头早已对準屄口,把老妈的身体往下一按,同时屁股一挺,就听老妈“啊”得一声就被插入了。

黑人一边动着屁股享用老妈的骚屄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抓牌。老妈的一只奶头被他含在嘴里吮吸,另一只奶头在他不抓牌的时候被他捏着玩弄。坐在他腿上的老妈一停下来,黑人就催她“快动啊,婊子!”老妈只好一上一下的不停动着她的屁股,让黑人坚硬的肉棒在她的阴道里抽动,她胸前的两个大肉丘随着上下跳动,随着乳房的胀大乳晕也随之扩大,长长的奶头透出红色。黑人又胡牌了,老妈就得留在他两腿中间。

趁其他人换人砌牌的间隙,黑人搂着老妈,把她的两条腿托到他身后,让她整个身体悬空,唯一承受重量的地方就是他和老妈的生殖器交接处。黑人惬意的拱动着他的屁股,利用老妈的体重形成的惯性,省力的享用本来只有用力抽插才能达到的效果。老妈很快被子宫里受到的猛烈沖击弄得七荤八素,只好抱住黑人象公牛一样粗壮的脖子不失去平衡,身子则完全听任他撞击。

还好牌砌完了,该轮到黑人这个庄家掷骰子,老妈才有机会喘口气,然而很快黑人又叫她动屁股了。黑人连和了好几次牌,他的肉棒也象他手上的牌一样坚挺。

老妈看来已经挺不住了。刚开始她不出声,被黑人干了一会儿后她的呻吟声渐渐大起来了,刚开始还是娇声细气的,象弱女子婉转承欢不胜雨露的那种,到后来呻吟就低下去,听得出是成熟妇人被迫与人性交,却不由自主被奸得春情勃发,淫蕩里透出无奈,无奈中又不乏淫蕩的声音。不知道老妈泄了几次,但是她的呻吟进一步激起了男人们的欲望。黑人的阳具在老妈下体里肆虐了半个多小时,又一次胡牌时才跟其他人说“我不行了,你们来”,说着站起来把老妈架到空中,走几步把她按在老妈的大床上猛烈抽插二十多下,最后顶到老妈阴道深处把精液射在里面。射精过后,他把尚未疲软的肉棒抽出,拍了一下老妈的屁股,自己在床沿坐下。还处在高潮余波中的老妈费力的翻身起来,跪在他两腿中间帮他舔干净。这也是规则中老妈的任务:帮刚射精的人舔干净。


  老妈刚舔干净黑人的肉棒,牌局这边又有人胡牌了,她又得开始爲胜利者提供服务。牌桌上的人象走马灯一样换。老妈时而跪在男人腿间爲他吹箫,时而背对牌桌或者面对牌桌跨坐在男人阳具上不停扭动着身体。刚开始人们射精都射在老妈肚子里,后来有一个四十几岁戴眼镜的高个子男人在她吹箫的时候就射出来,喷得老妈脸上和肩膀上都是,后来就有不少人射在老妈脸上。房间里充满了精液的气息。老妈的超短裙不知道什麽时候被谁觉得费事给脱掉了,她也没有重新穿上衣服,只是中间出去拿了块绿毛巾擦了擦糊满精液和黏液的身体。到半夜两点的时候,房间里的牌局和性交还在继续。直到淩晨五点,牌局才结束。这以后,老爸 不在家时,老妈的性生活就由邻居姨丈、同事叔叔、他的狐朋狗友以及附近的其他男人们轮流负责。附近不三不四的男人想玩老妈没有玩不到的,最容易的办法就是找叔叔打麻将。那段时间里老妈事实上成了周围男人的公妻。老妈成了一个一个有丰满身体、一对大乳房、一口骚屄和两瓣大屁股的女人,男人的玩物和性工具。